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这是纵横谈系列“西方篇”中最长的一篇了,从2017年10月开始着手,陆陆续续地忙了16个多月(实际上大多数时间在看文献资料),总算初稿成形了。大概写了13.3万字,论字数也是纵横谈系列最长的了(不过《主要日本银器商考略》的页数更多)。

这篇文章可以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总述(暂定标题为“名人谱”),分“胡格诺工匠”、“女银匠”、“皇家金匠及其他重要伦敦厂商”、“伯明翰与谢菲尔德大厂及重要外省银器商”、“现代主义设计师与工艺师”五节,列出了大约130来个重要人物(家族)和商行,并予以简要介绍(有的只有几十字,有的写了三五百字),同时也顺带对伦敦、伯明翰、谢菲尔德等近代主产地的发展情况进行了概述。第二部分,对近代最著名的英国金匠和规模最大的厂商写了小传,一共分为35个条目。第一部分大约占了总篇幅的1/3,第二部分占了剩余的2/3,要目如下:

名人谱
阿斯普雷
爱德华·巴纳德父子
爱德华·法雷尔
埃尔金顿
奥马尔·拉姆斯登(含阿尔文·卡尔)
保罗·德拉梅尔
保罗·斯托尔(斯托尔与莫蒂默)
本杰明·史密斯及其后代(含史蒂芬·史密斯)
查尔斯·罗伯特·阿什比及手工艺行会
福克斯家族(查尔斯·托马斯与乔治·福克斯)
弗朗西斯·布恩·托马斯公司
汉考克(查尔斯·弗雷德里克·汉考克及其继承者)
赫尼尔家族(罗伯特·赫尼尔等)
亨特与罗斯克尔
赫斯特·贝特曼及其后代
杰拉德
金匠与银匠公司
克里斯多弗·德雷瑟 (含休金与希思)
朗德尔–布里奇与朗德尔
丽贝卡·艾梅斯
利伯蒂百货(含阿奇博尔德·诺克斯等)
路易莎·库尔托(含萨米埃尔·库尔托和乔治·考尔斯)
马修·博尔顿(索霍工厂)
马平与韦布(含马平兄弟)
马丁–霍尔
纳撒尼尔·米尔斯
帕克与韦克林及其后继者(含韦克林与泰勒等)
乔治·威克斯
桑普森·莫登
威廉·科明斯父子
威廉·赫顿父子
沃克与霍尔
维尧姆–唐克雷家族(含达维德·维尧姆、安内·唐克雷等)
伊莉莎白·戈弗雷(伊莉莎白·比特)
詹姆斯·迪克逊父子

召苏 2018年9月5日 于茸城修是盦

Tags: 英国银器 金匠 金银器 手工艺 艺术史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49
该日志是私密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0

英国皇家收藏中的欧洲大陆银器

Just read through European Silver in the Collection of Her Majesty The Queen published last year (2017) by Royal Collection Trust. The following item is in typical Turkish style and clearly bears Ottoman hallmarks (if not pseudo-marks), why described as unknown origin? 

 

P.S. 近日服务器上部分磁盘文件受损,导致网站无法访问,现已恢复,如有特定页面无法访问(500错误之类)的问题,欢迎向博主反馈,谢谢!

召苏 2018年11月22日 于茸城修是盦

Tags: 银器 西方银器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 | 查看次数: 1171

脱欧会对英国鉴定标记造成影响?

 自19世纪初期开始,包括瑞士产的贵金属表壳等海外产品大量输入英国市场。他们通常将半成品送到英国鉴定所化验打标,再运回本国做最后的加工,然后再次进口到英国销售。这样就导致英国的国产货和外来制品难以明确区分。在业界请愿之下,英国议会通过了《1842年海关法》(Customs Act of 1842)。根据其中的规定,英国各鉴定所在送检的外来制品上会多打一个个“F”标记——这显然是“Foreign”的缩写。它一般为椭圆形阳文,也有部分初期的为阴文。可是,业界仍然觉得这样的区别不算明显,继续进行了游说。结果先是让进口的表壳类有了专用的标记,到了1904年,又使得英国对其他类型的进口制品采用一套与本国制品完全不同的鉴定戳印。比如,代表伦敦鉴定所的标记本为“豹子头”,但在外来产品上却打“带笑脸的小太阳”(名作“福玻斯”,即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两年之后,根据议会法令,有几个地方更换了进口产品专用的鉴定所标,比如伦敦人把福波斯换成了狮子座符号。

 

(三个不同时期的伦敦进口银器鉴定标)

 

自此以后一直相安无事,终于到了1990年年代……这时候,有一家荷兰珠宝零售商不想在他们销售的产品上打代表荷兰的标记,研究之后他们发现,荷兰的金银器鉴定相关法规似乎有悖于欧盟精神(或者说《罗马公约》精神)。后者不仅强调货物、服务、人员在欧盟内部的自由流动,而且不允许歧视性、差别化措施。也就是说,欧盟的每个成员国对本国产品和其他成员国的产品应该一视同仁。可见,这与银器进口标的目的正好相反。这家零售商于是向欧洲法院提起了控告。稍早于此的1991年,一家德国制造商也起诉伦敦鉴定所及其上级部门,称在产品上打的伦敦鉴定标违反了欧盟法律。欧盟法院申请对《罗马公约》的相关条款做出解释,拖了许久之后,裁决终于下来了。欧盟法院明确表示,强制性地对产自其他成员国的贵金属制品打本国代表性图案标记、日期标记,以及与本国产品不同的鉴定所标记,皆为非法。


为了与欧盟法律协调一致,根据议会命令,自1999年1月1日期,英国各鉴定所做出了如下的措施:对所有外来产品,英格兰的走狮、苏格兰的蓟花、金制品上的皇冠、铂金制品上的帝王金球等“本国代表性图案”标记,以及代表鉴定年份的字母标,全部允许不打;鉴定所标也对国内国外产品一致,比如伦敦的狮子座符号不用了,一律用豹子头。除此之外,对于维也纳公约(贵金属制品控制公约)组织成员国产品,还可以打维也纳公约组织的通用控制标和一个成色数值。


……现在,英国要脱欧了。上述这些按欧盟要求进行的修改,还会再改回去么?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召苏 2018年9月5日 于茸城修是盦

Tags: 银器 脱欧 英国脱欧 鉴定标记 进口标 Hallmark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 | 查看次数: 539

 在去年香港海事博物馆的中国外销银器展开幕时还处于待出状态的香港《沐文堂收藏全集——中国外销银器》卷,终于在年初问世了。沐文堂的收藏种类丰富,关善明先生能对外销银器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亦属不易。但总得来说,他们所参考的资料仍以几种外文老书和一些与本主题关系不大的中文资料(如清宫银器相关图书)为主,没有查阅本世纪以来的国内研究成果,比如中国外销银器方面的专题论文和陈志高先生《中国银楼与银器》的外销卷等,因此几无新意。而导言部分中,将“上海老凤祥、Luen Hing”等产品众多的银楼商行例入“见于资料但未见实物”的出品商名单中,实令人费解。与香港海事博物馆图录同样的阴錾与阴刻混淆问题也依然存在。图录正文中,伦巴H款(浩兴)的所有者被写为“和兴”(p272),不知所据为何?上海九牌大同行的杨庆和发记被指状况“不详”(p328),同样不太应该——即便没读过《中国银楼与银器》和《海上银楼简史》,但仅靠网上搜索,也当能有所斩获。

 

  略去此类文字方面的瑕疵不表,沐文堂中还存在误藏非中国银器的情况,包括:

 

1、Cat. 42 (p58-59)  此三件“李義興”“原銀”款圆盒,为泰国华人制三层槟榔套盒,产地不是广州,大概是曼谷。

 

2、Cat. 163 (p402-403) 此件墨水台为越南产,可能为南越时期西贡制品(南北统一后的出口器多有款),估计是近年来被某好事者(骗子的一种委婉说法)后打WH款,伪装做中国外销银在国外拍卖。

 

3、Cat. 180 (p436-437) 花丝手链,与下面的勺子情况类似,可能为西方制品。

 

4、Cat. 198 (p472-473) 此花丝银勺为西式茶叶勺,估计为南欧制品。这类风格的花丝银器不唯清早期我国宫廷所独有(康熙时期的宫廷器有外来的可能),也是近东-南欧地区的特色,还随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可能还有阿拉伯人商人,以及跟随荷兰殖民民的亚洲人),而带往印度、海洋东南亚(马六甲-巴达维亚)、日本(如今日的秋田银丝细工)、拉美。不能因为康熙时代我国出产过类似的器皿,就全归于我国外销器。

 

5、Cat. 199 (p474-475) 此类手杖头为典型法国殖民统治时期越南中北部制品,如果关注法国古董市场的话,一年至少能见到十几根类似的。

 

6、Cat. 212 (p500-501) 此花丝银手袋为泰国或海峡(新马)华人作品,不能因为有“福”字就“确定是中国制品”。这类有黄铜或白铜镀银的,遇到小心。

 

7、Cat. 213 (p502-503) 日本钟,日本外销银壳,机芯(Hador?=Hattori?=服部?)可能也是日本的。

 

另外:Cat. 217 (p510-511) 这件成都花丝银碟是国产的,但既然打着“蓉國營金店”“97銀”,自然至少是1950年代的,怎么就“清末民初(约1900-1937)”了?

 

(2018年3月24日 召苏/文)

Tags: 银器 外销银器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 | 查看次数: 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