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贫困:民主的最大敌人和民主政府的最奇特职能 - 昭苏博客

民主的贫困:民主的最大敌人和民主政府的最奇特职能

民主的贫困(初稿节录-注1)

一、民主的最大敌人和民主政府的最奇特职能

    世界一直不太平,最近国际国内天灾人祸,经济社会问题不断。亲政府的媒体宣扬些政府功绩,愤青们将一切解释成政府的过错,看了这些充满矛盾和对立的言辞之后,后我是很有感触的,这些感触与我近几年在思考的问题有关,我并不想现在就谈这类问题。一则是三言两语说不完,万语千言的文章没人看。二则是个人修行还不够,说多了只能暴露自己的浅薄与无知。因此只能从一个方面简单谈谈,故此看上去可能有些极端。就算极端,但是话总要有人说。在一个国家,能说与政府意见不同的话而不怕被枪打死,那叫政治民主,但充其量不过是一种用来测试中央政府肚量的低层次的民主。能说与大众甚至包括政府在内的全民意见都不同的话而不被口水淹死或乱棍打死,这才是全社会民主,是能测试出全民肚量的真正的民主。(这篇文章没有特指中国,我觉得这里的分析对全地球大部分国家都适用。)

    我一直在想,地球上的人为啥一直都在白折腾?历史上暴君暴民,暴民暴君,像走马灯般轮番上阵,到底为了民主进程起了多少直接作用?在古代,奴隶或农民起义 者,带着穷兄难弟们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而推翻了原来的专制统治者,然后呢,自己变成了专制统治者。到了资本家或工人这儿,通过资产阶级或无产阶级革命(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法国大革命、俄国十月革命等等)创立的大多数政权,在随后不久就变得更加独裁专制。现当代的所谓新兴民主国家,通过流血斗争(多年前的韩国、台湾地区,近几年的泰国等),赢得政党轮替,但除了社会矛盾更加激化,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不管古今中外,社会问题靠推翻几次政府是不能得到根本解决的。这些起义、革命或斗争之所以有成果,之所以很多问题现在解决了,相当程度上不在于当时推翻了旧政府,打倒了旧专制集团,而更在于与此同时或在此之后思想和社会风气的逐渐改变,以至于连旧集团的人都不得不作出某种妥协,而其后代中的大多数则更是站到 了与祖辈不同的立场上去了。

    现代共和体制的国家的政府并不是产生社会问题的直接根源,官僚体系和制度也不是,这些最多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起阻碍或促进作用,重要的在于文化,在于社会风气,根源在人心。毕竟,一个国家有什么样的政府,什么样的官僚,什么样的制度,取决于它们是由什么人组成的或什么人制定的。如果光靠推翻几次政府就能把社会问题都解决,我们早都过着神仙般的日子了。

    自私、贪婪、功利主义、对他人冷漠和公德的丧失这些不良的已在人们心中扎根数千年的风气才是社会问题的主要根源,才是民主的最大敌人。我想没有哪个现代国家的政府欢迎有毒食物,欢迎贪污腐败的官员层出不穷,自拆台面;也没有哪国政府欢迎民众跳楼,欢迎校园枪击或袭童案频频发生,自食其辱;更没有哪国政府欢迎经济危机,欢迎大规模游行示威,自抽耳光;更绝不会有哪国政府欢迎民众暴乱,引发革命,自掘坟墓。可以说,政府的罪恶在很大程度上是社会的罪恶,而社会的罪恶只有一小部分是现行政府的罪恶,属于本届政府的罪恶就更加少了,大部分是历史上积累下来的社会的罪恶。

    很多人不以为然,好像自私、贪婪和功利主义存在于政党、政府、官僚或企业家这类泛泛而谈的群体性名词里。在我看来,全世界上下不论党派职业,不论男女老幼,不论性别出身,大部分人(甚至多半包括我自己)都已被贪欲和功利主义的邪毒深深污染而不自知。并且还在不断地培育着同样被污染的下一代,主动地献媚并惯坏了也同样被污染了的医生、教师、资本家和官员们。未有垃圾恶臭溢,焉得蚊蝇自在飞?

    于是乎社会问题层出不穷,政府成为众矢之的。政府是活该的。毕竟现代民主政府的最奇特却又非常重要的职能是:为它所又爱又恨的广大人民群众和靠报道这些问题吸引眼球以大发其财的新闻媒体提供了一个用来推卸任何责任和宣泄任何不满的对象,而政府首脑就是用来给人恶言相向的活靶子和出气筒。不管是井喷矿难,工人跳楼,无人管理的儿童失足落水还是其他的什么,责任都在政府,民选政府不就给是人们抹屁股的吗?外国的领导人对此心照不宣,中国的领导人还不太习惯。

    举个例子,政府说学校教育最重要的是德育,但学校要的不是德育而是好的名声和利益,父母要的只是儿女有高高的学历,能够出人头地,两相一合,学校发现名声 和利益在于成绩,因此学校教育的最重要的工作在于培养答题机器。当然另一个原因是抓成绩比抓看不到的德育要容易,因而老师和家长们或出于自己已被扭曲的社会歪曲的好心和责任感,狠抓成绩;或出于自己的私心和名利,猛抓成绩;亦或出于自己的懒惰和对到底怎么德育的迷茫,而只知道抓成绩。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 真正的人品,没看到社会上普遍欠缺的公德,自以为不偷不强不打架就是不需要德育的好娃娃。

    反正我见过的读书异常好的学生,十有七八都是些读书功利主义者。舍弃自己的爱好和真心,将分数高低与自己的尊严和人生目标挂钩,结果被自幼教育成潜藏极度自私和贪欲但表面极其优秀的学生。在学校的十几年中本就没培养出什么好的德行,出了校门之后,只要跟考试无关又听上去不怎么有趣的书几乎一律不看,这种功利主义严重影响了其中许多人素质和品德的提高,使他们将“饱暖思淫欲”这种实证性的结论当作规范研究的结果,而把“富贵不能淫”远远地抛在了脑后。

    一方面政府的官员中有不少就是上述哪种被功利主义正当化所蒙蔽的人,或是被充斥着这类小市民想法的选民所左右的人。即便有几个“众人皆醉吾独醒”的有识之士,他们应该怎么做?持左派观点地说必须以强制力去推行,民众认为这不民主。持右派论调地说非得靠制度引导来实施,民众认为这是不作为。更何况,以强制力实施要有超人的眼界和智慧,靠制度引导要注意制度有常被忽略先决条件,此外还有外部性会造成制度失灵(自由市场也可以看作是制度的一个特例)。存在于社会中的政府作为一种社会构建,它是不可能解决所有社会问题的,就像在任何强公理系统中总有无法证明的命题一样(超越了一下,思维忽然跳到了哥德尔不完备定理去了)。

    有篇文章叫“爱 国 家 不 等 于 爱 朝 廷”,这句话是有道理的,马克思都说“实际上,家庭和市民社会是国家的前提,它们才是真正的活动者(注2)”。但是由此推导,恨社会不应该只恨朝廷,社会面貌的改善不是已与社会同流合污的政府自己就能独立完成的任务,这相当程度上要靠全地球人的努力。
这个社会需要愤青,但不需要那些以为推翻了政府,更迭了政权,在民主和集中之间更多的倾向于民主,所有问题就能完全解决,或者在很大程度上能基本解决的愤 青。很可惜的是,大部分愤青都是这类,给愤青这两个字抹了黑。真正的愤青首先要敢于直面未能出淤泥而不染的自我,能够不随波逐流地用自己的眼睛分辨出真正的善与恶!否则等他们通过暴力也罢民主选举也罢,登上政治舞台的时候,就会让大家见识到什么叫天下的乌鸦一般黑,体验到当年的愤青现在不但青得发黑了,还有股子粪味儿!

注1:与其说是节录,不如说是一篇未完全整理好的草稿的前半段。

注 2:这句话是马克思用来批判黑格尔所认为的国家是先验的存在,是普遍理性的体现,代表普遍的利益,是教养和管理公民的实体。马克思认为黑格尔的因果颠倒 了,应该是家庭和市民社会决定了国家的存在和其所代表的利益。在这里,我虽然认为政府有相当大的责任和义务避免和解决社会问题,但将任何天灾人祸及所有其 他问题都100%地推给政府(在多党制民主国家甚至当届政府推给往届政府,此党政府推给彼党政府),而完全不考虑从社会和人类自身角度来寻找原因,也何尝 不是一种颠倒。只见政权轮替,不见社会改善也何尝不是一种讽刺。此外,“民主的贫困”这个标题显然也是改自马克思的《哲学的贫困》的。

 



[本日志由 kmzs 于 2010-05-23 07:20 PM 编辑]
上一篇: [天问]我的几个语言学假说
下一篇: [民主的贫困-扩展1]暴力的底线测试作用及其他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3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支持Gravatar头像.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